" />" />
新聞中心 藝術園地 散文

2020年欧洲杯在哪举行

2020-02-28 11:35    來源︰煉鐵廠    作者︰張林武

      “媽,你咋把我褲子上的洞給補上了?你讓我還怎麼穿啊!”妹妹帶著一股子火藥味抱怨著母親,“算了算了,我到網上重新買一條吧!”

      “你哥衣服破了洞,都是我給補的!現在幫你把衣服破洞補上了,咋還埋怨我呢?”

      “我的褲子就是不能補!這是我專門買的‘乞丐褲’,這是時尚,說了你也不懂。”

       母女倆你一言我一語,都覺得自己受了很大委屈,一定要爭辯個誰對誰錯。的確!過去的時候是“衣服破了補一補”,而現在是“有錢專買乞丐褲”。

       小時候,我記得很清楚,只有過年那幾天才能穿上母親從集市上買的新衣服。過完年後,新衣服就找不見影了,再一次穿上新衣服,就是親戚家過喜事的時候。平日里身上的衣服,大多數都是別人家小孩退下來的,也基本上被縫補了很多次。用“新三年,舊三年,縫縫補補又三年”來形容,感覺一點也不為過。

       那時候,穿著有破洞的衣服出門,總是怕受到小伙伴們嘲笑,所以,只能找母親打好補丁後,才敢穿到身上出門去。

       而現在,櫃子里的新衣服是各式各樣,出門的時候,總會為不知道該穿哪一件而煩惱,挑來選去,還是覺得“乞丐褲”最顯個性。

       母親和妹妹的爭辯還在繼續,對于妹妹此時的心情,我是感同身受,對于母親的做法,我也是完全理解。

       之前,母親把我的一條破洞牛仔褲給補上後,還專門叮囑我,讓我休假時候去買上一條好褲子,說現在和以前不一樣了,怕我穿著打補丁的褲子會被別人嘲笑。

       還又一次,我的羽絨服不小心被煙頭燙了一個洞,母親專門打車到街道上買了一個小熊貼花,回來後戴上老花鏡,一針一線把那個洞補了起來。補好以後,她硬要塞給我幾百元,讓我重新買一件,要把這個打了補丁的羽絨服留給父親穿。

       母親做了一輩子針線活,那技術絕對沒得說,打好的補丁就像是褲子上專門那樣設計的一樣,可即便是如此,她也不希望她的兒子、女兒穿著有補丁衣服出門。

       對于妹妹口中所說的時尚,母親可能這輩子都不會懂、也不想懂,母親只是希望自己的兒女每天都能亮亮堂堂的出門,對于破洞的衣服,又不舍得扔掉,只能用老手藝縫縫補補了。

       所以,對于母親的做法,出生趕上了好時代和因父母“窮養兒富養女”的思想,從小就沒有穿過帶補丁衣服的妹妹現在可能還不能夠理解。

      “好了,好了,我賠給你200元吧,買一條完整的褲子回來,省的我又鬧心!”最後,母親花錢平息了妹妹的抱怨。

       看著那條被補過的乞丐褲,我只能用一句“媽,你打補丁的手藝又見長了,啥時候把手藝給我傳授一下唄!”來讓母親開心一下。

下一篇︰匆匆覽過歲月
  • OA系統
  • 企業郵局
用戶名︰
密 碼︰
友情鏈接:
網站首頁 公司簡介 建言獻策 企業郵局 聯系我們
電話:0913-5182222 5182333 傳真:0913-5182345    
版權所有 陝西龍門鋼鐵有限責任公司 ©2014 陝ICP備05004228號

陝公網安備 61058102000140號

2020年欧洲杯在哪举行 | 下一页